170

    苏娇兰一气之下真想一走了之,可今天毕竟是大年初二,于情于理,他这个出嫁的闺女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找事闹事。

    “顾钰和方茹,把公司抵押给银行了,我们还欠着银行几十万的钱呢。如果他们要彩礼,我现在可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着急的比了两个手指头出来,“她多要的不多,就2万。”

    2万还不多?

    要知道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工资也才20多块钱。2万块钱需要一个人不吃不喝的存1000个月,80多年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如今,老太太竟然觉得2万块钱都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银行来催款的话,就会没收掉房子,那时候我和孩子们都搬来跟您住吧。快点您救济救济我们,给我2万块钱吧。”

    苏母立刻恼羞成怒,张口就骂:“你爸把家里的钱全给了你,供你上学,连你几个哥哥们也没有读书,现在你读了书有出息了,能挣钱了。也知道回来气你老子娘了,就让你拿一点点钱出来都不乐意,亏你哥哥以前还对你那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兰转身出了,苏母的内室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她就应该找个借口不来!

    可现在既然来了,她就打算一次把事情解决清楚,免得年年过年都不能安生。

    苏娇兰转身到了厨房,“让二哥取刘婵娟的事,我不同意。你们谁乐意谁就出钱吧。反正我家是没钱。”

    苏娇兰说完这些,又把顾钰和方茹这两个人做的缺德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太太躺在床上,哪能当一家的主,肯定是有人在他面前嘀咕了什么,这些都是苏娇兰的初步怀疑。

    要不一个躺在床上的老太太,哪里能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刘迦怕是眼瞎了吧,二哥就是给刘婵娟当爸爸岁数也够了!”

    尽做些美梦,想些好事。

    熊大没停下了,切菜的动作,“那家人说了,不是刘婵娟,是刘长珍,她大姐,刚死了男人,跟咱们家老二的岁数差不多,有一个闺女,一个儿子。别人说了,怕到咱家里来苛待他那两个孩子,才要两万块钱的保证金。”

    “这2万块钱的保证金谁出呢?”苏娇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出了,你是我们家最有钱的。”熊大梅又开始切菜。

    一副事不关已,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钱。”苏娇兰又把方茹和顾钰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熊大梅摇头叹道:“都以为老爷子给你们留了多少财产呢,原来还背了一屁股债啊。”

    苏娇兰倒不觉得不好意思,他坦然的对熊大梅笑了:“是啊,我还准备银行里面要是没收房子的话,过来奔头你了,先给你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熊大梅还在切菜的时候一下子顿住了,是不敢相信吧,你又确认了一次,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你们家真的欠了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苏小兰点点头,十分真诚地道:“咱俩是谁跟谁呀?我没有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传言竟然是真的?方如那个贱女人竟然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来?大的不也是他的儿子吗?”熊大梅十分气愤,连菜也不切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赶快离婚算了。让他把财产转移到你这边来,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,就算住到娘家也要看别人的脸色,没有那么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她并不想苏娇兰搬回娘家住。

    有6个孩子啊!

    “那你还还不赶快跟他离婚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他离婚的。”苏娇兰,声音平平,但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,你可不能意气用事。”熊大梅立刻变得苦口婆心起来,就算我同意你哥娶了二嫂,二嫂也不同意啊。牙和舌头都还有磕碰着的时候呢,更不要说亲兄妹,各自又有了各自的家庭。住在一起到那时候,磕绊多着呢。今天你的鼻子明天我的眼睛这么指责下去,亲兄妹也变得不亲了。你仔细想想看是不是我这个理?”

    赶快离婚吧,离了婚趁着你还年轻,还能再找一个。

    没准还能找到一个比顾钲更好的人呢。

    熊腊梅立刻变得非常健谈起来,人也比先前有精神多了。就是说起话来怎么听都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小兰看在眼里,也失去了与他继续说下去的兴趣,逐转移了话题,“她奶奶的病,到底怎么样了?我看着倒比上一次来的时候严重一点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说走婆婆,熊大梅不由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她总是舍不得钱,让去医院看看又不去,在床上躺的不耐烦了,就让大妮帮他叫袁才志,来了给他打上两针,过后没见任何起色。老太太年纪大了,动不动就让我们给他叫医生,吃起药来跟小孩吃糖豆一样!”

    看来双方没在一起商量过啊。

    一边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苏娇兰站起来,“嫂子你慢慢忙。我去外面走走,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熊大梅笑笑的点头,我送她远去了,直到人走出好远了,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看到昔日高高在上的小姑子,一下子跌落在泥里,那份好心情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苏娇兰走到外面,端起茶杯来,呷了一口,慢慢的咽了下去,转身又推开了苏母的门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正捧着一碗东西,大吃特吃,腮帮子塞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推门,他头也不抬的吩咐道:“那你给我打点大曲来,你妈的鸡肉烧的太咸了,也太油了,没点酒根本压不下去,我吃的想吐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他刚才看到的气息赢弱的老太太啊。

    “你这病能喝酒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听见说话的人的声音不对,马上抬起头来,瞪了他好大一会儿:“怎么是你啊?进来也不说一声,吓了我好大一跳。”

    提也不提要喝酒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身体还不错啊,还能喝大曲呢,吃肉的时候喝点酒,帮助消化。”

    苏娇兰走的更近了些,伸着脖子向苏母的碗里张望。

    老太太吃的还挺不错的。是熊大梅刚刚切的凉菜,白斩鸡。

    苏娇兰清楚记的,年腊月二十七,他二哥到家里去了一趟,还说老太太什么荤的都吃不进去呢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