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UC文学网>书库>轻小说の>易修之路> 第四百九十八章诗以言志凤求凰

第四百九十八章诗以言志凤求凰

    儒家修士不修真元,以前为道门建设修行之地的很多阵法就不能再使用了,而儒家凝练浩然正气又非常特殊,想来想去,周易将儒家到修行之地重点放在了锤炼肉身,磨练心境上。

    其实周易也曾想过将生生不息聚元阵整合进入修行之地,这生生不息聚元阵,可以聚集元气,对于儒家修士延年益寿有着相当不错的效果,但考虑到道门整体的利益,周易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,而且这门阵法非常复杂,想要整合进去也是非常困难的!

    十几天的时间,周易不停的利用智脑推演,总算是设计出了适合儒家到修行之地,而此时玄武门的彩礼也准备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男女婚姻大事,依父母之命,经媒人撮合,认为门当户对,互换“庚贴”压于灶君神像前净茶杯底,以测神意。如三日内家中无碗盏敲碎、饭菜馊气、家人吵嘴、猫狗不安等“异常”情况,则请算命者“排八字”,看年庚是否相配、生肖有无相尅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真正按照儒家到仪轨来进行,周易这次根本不用自己再去稷下学宫,但修士也不可能真的按照这套仪轨来进行,而且两人早就认识,也用不着如此了,再加上这次前往,还需要周易去为稷下学宫建设修行之地,自然也就需要周易亲自前往了。

    回到玄武门两个月之后,玄武门正式上路,前往稷下学宫上门下彩礼,这次前往稷下学宫,相比上次,可谓是声势浩大,玄武门八个金丹修士,除了留下三人坐镇两地洞天之外,几乎是倾巢出动,除了五位金丹修士,门下各脉弟子也来了不少,上百人的队伍,驾乘巨型符舟,浩浩荡荡的前往了稷下学宫。

    玄武门之所以这么高调,其目的就是为了昭告天下,玄武门和儒家稷下学宫结亲了,一路上路过各宗地盘基本都会有宗门代表迎接,玄武门灭了拥有元婴大能的血煞宗,还有周易这样,名满天下的弟子,如今又和东域霸主儒家结亲,谁都能看得出来,玄武门现在已经起势,不管是哪个宗门,都会高看玄武门一眼。

    路过千佛寺的地盘时,广法带着释心等弟子,甚至亲自迎接,并未千佛寺还送上了礼物,大概是在稷下学宫继圣诗会期间,周易曾经和释心讨论过欢喜禅的传承,而且这次周易也是去定亲,所以千佛寺竟然送上了欢喜禅的一些经文。

    周易这次倒也没有再客气,直接收下了那些经文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玄武门这支队伍,终于到了稷下学宫洞天界之外,稷下学宫也早已派出了人马接应,这次稷下学宫显然也很重视,直接派出了以为元婴实力的大儒带队迎接玄武门。

    “诸位一路辛苦,快快请进!”

    妙元赶紧道:“您客气了!”

    再次进入稷下学宫洞天界之中,元彬带着玄武门弟子,回了稷下学宫安排到住处,而周易等人被儒家大儒迎入了稷下学宫的一座大殿之中,大殿之中,稷下学宫一次来了五位元婴阶层的大儒,带头正坐的老头,其散发出来的气势,足以堪比元婴后期修士。

    着老头正是稷下学宫现任山长,妙元等人立即持晚辈礼,恭敬道:“晚辈妙元,仅代表玄武门,参见前辈!”

    “诸位客气了,快快请坐吧!”

    周易也是在继圣诗会之时,见过几次稷下学宫的山长,继圣诗会之时,这位山长也只是在开幕闭幕之时,出来两次,平时根本见不到他,这次迎接玄武门等人,竟然出来了,足以说明稷下学宫对于这事的重视了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稷下学宫山长看向了周易,“你就是,凌易?不错,真的不错,修道家金丹大道,短短几年时间,竟能结丹成功,当真是天赋异禀!”

    这些人之中,周易虽然不是实力最差的,但绝对是辈分最低的,妙元等人也就不说了,基本没有下一百岁的,儒家修士虽然不修长生,但到了堪比元婴的阶段,也都是经过多次延寿的大能,基本也都是以几百岁来论的,也就周易是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修士。

    周易屁股都没坐热,赶紧起身,恭敬但开口道:“前辈抬爱了,晚辈也只是运气好罢了!”

    山长笑了笑,“你可不只是运气好,一首《竹石》,我儒家弟子全都甘拜下风,如此才气,可不是运气!既然来了,那就在留下一首佳作吧,也好考验考验你,对我儒家弟子的心意!”

    周易明白,这是稷下学宫山长对他的考验,想要看看他,愣作出《竹石》这样对一首诗,是意外还是真的有才气。

    周易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,其实这都是他装的,他心中早就有了合适抄袭的诗作,这些天他可没有闲着,研究了儒家的传承之后,周易便想着,多抄一些前世的诗词歌赋,壮大一下自己的浩然正气。回到玄武门之后,周易可是专门花时间回想过一些前世的诗词歌赋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山长,要是给个别的题目,兴许还真的有可能难住周易,但让他对薛悦欣表达心意,这个就完全不是问题,前世周易也年轻过,也曾写过情书,专门查过一些表白到诗句,此时拿出一首来,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看着周易,好一会儿,周易展开眉头,轻声说道:“有美一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何时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

    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”

    这首前世的《凤求凰》传说是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的古琴曲,演义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全都眼前一亮,山长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言浅意深,音节流亮,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,你当真是才气逼人啊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